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

那时候

从开始学语文到现在,就没有写好过作文,怕考语文就是怕考作文,通篇瞎扯,无逻辑、无辞藻。下面是一个好友的随笔,我借来学习学习。:-) :-) :-)

正文

阴雨连绵的夏末秋初,草木却依旧葱茏着,被雨水洗刷后愈加清新明亮。出了车站就已转向,分不清东南西北。这座小城转瞬之间,已不再是我初次到访时的模样。新的草木和建筑,从旧土壤里萌发生长,一如被战争摧毁的罗马在废墟上重建,此刻它焕然一新。

那时候,我大概……二十岁?记不清了。而在我离开后的这几年,我其实,过得也还好。我在鳞次栉比的水泥森林间行走,在夜晚会热闹起来的大街上,遇见很多的人。我看见他们张望、交谈、笑,看见他们各自生活的一角,看见一扇扇窗口里漏出的暖黄的灯火。跟二十岁相比,虽然过着不咸不淡的生活,但我知道自己仍在悄悄变化着。譬如一颗心,何尝还是二十岁的心?谁能保持赤子的情怀,只因没有看过这个世界,就毫无畏惧地沿着一条路跑下去,无怨无悔。那样倔强,倔强到根本不信有自己的意志打动不了的世界。

可是过了这几年,我开始想会不会因为那时不过是小孩儿?当现在我有能力对着乱七八糟的旅游纪念品买上一气、到处胡吃海塞走累了就打车、忘带了毛巾水杯到超市买自己喜欢的而不用考虑价格时,我会记起当年那场狼狈中断的旅行。站在同样的地方,仿佛看见二十岁时的自己从千年古渡口逆光走来,带着某种陌生的熟悉,似是昨日相识的新友。她问我是否后悔,而我无法回答,唯有默然。

你知道我在害怕么?我害怕忘了当初的自己,因为一旦忘了,我就要失去那部分我自己了——懵懂却执着,傻到浑身都是勇气。

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

踏着濡湿的青石阶慢慢地走,雾水漫漫,沾潮了衣衫。僧人们正在朝会。经幡随风涌动,木鱼点点地敲,朦胧氤氲的香火里,平缓而急促的诵经声伴着秋雨濛濛,竟有些令人安宁的静谧与庄重。有香客在堂前的莲花座上长跪拜谒,虔诚之下,想来也是隐藏着有求于佛的愿请。记得准备启程时,朋友让我去这名寺里求一支签,说如果签好就带回来,如果不好就扔掉。可我拒绝,因为不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,哪怕是大慈大悲的佛祖也不行。我总想把选择权握在自己手里,只有这样,才不会后悔。因为人,总是舍不得怪罪自己,所以难得后悔。

《金刚经》里说: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我对自己的执着,终是有所回应。那些落寞的行程,随着自己的重塑和叙述,变成了别人眼中的故事。而我不会较真,只将这个故事随随便便地放在这里,点上台灯,就着一壶热茶喝下,不再像个被执念困住的木偶,从此全然如新。

Brick wechat
扫一扫,用手机看更方便(^ ◕ᴥ◕ ^)